一种正确且极端的反对清真的方式

by 齐谐

贴大字报的年代过去后,中国人民不再公开讨论政治,除去一次风波,群体情绪在公共空间只出现在娱乐话题。

群体的自我认同并不是因为他们主张一致,而是他们的关注相似,赢得金牌举国欢庆,小组出局痛骂足球,说春晚拍的接地气还是拍马屁,坚决拥护先锋队还是彻底仇视,情绪表达远比观点异同重要,说明人们共同执着于这个群体标记。这正是公共议题最重要作用,人们彼此争辩中才能发现自己的身份,并与漠不关心的局外人区分开来。

在还需依赖或利用群体自我认同的政治体中,可以禁止任何言论,但必须保留可被共同谈论的事物,足球和春晚是对政治的第一次替换,但当足球和春晚也被最高指示亲自指导变得不可谈论时,必须找到新的替代物。

一、为什么是清真

清真仍然是一个非常小众的话题,但却是一个非常恰当的象征物。沙利亚充斥于公共生活,似乎冒犯世俗中的每个人。文明冲突为世界关注,只懂得科学无神论和国产辩证法的群众,终于可以文明的姿态指斥一种落后的宗教。

历史记忆因现实需要重新唤醒和塑造,已然发生的种族冲突无法谈论也无法被看到,人们只能转向历史中的仇恨,提醒自己不要忘记危险,危险不能在现实中辨明,反对只能指向伊斯兰这个最明显的标志。

反日和反帝都经不起理性衡量,理智正常即可明白狂热的基础乃是虚妄,既不存在真实的危险也缺乏现实的仇恨。伊斯兰作为象征物,同时被民族主义和自由主义憎恨,憎恨不能作为凝聚核,却可成为共同的立场。

二、什么是清真

清真是歧视,是宗教税,是种族隔离,是群体内的逼迫和绑架,是敌对者的资源汲取,一切指责都可被认作真实。但,造就这一切的,不是清真,而是你用来反对清真的那个人民民主专政。

在一个政治替代社会的社会,清真,只能是一种政治。如何在一个不能谈论政治的地方反对一种政治,唯一的办法是揭发对方违反中央政策破坏维稳大局。

这不是有效的办法,因为对方最严重的过错只是凭借统战地位索取好处的投机,你反对这统战才是破坏稳定本身。对方最多是吃相难看而你才是不讲政治。满足于网络批斗的成功是完全忽视对方的控辩技巧更加娴熟,认为首长采纳了忠言更是过分的天真。

这更不是正当的办法,你必须以被规定好的姿势反对,反对失败,你将忘记真正的危险,反对成功,你将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三、如何反对清真

1.歧视

  • 清真是宗教意味的合法,这确实意味着对信徒和非信徒的歧视性判定,无论这区分是基于厌恶还是怜悯,都是歧视无疑,类似歧视也几乎是每一种宗教都必须具备的核心要素。

  • 减少这种区分性判定的办法不是禁止在包装袋上印刷阿拉伯文,也不是严禁父母在家中给子女教导基本宗教礼仪,而是在学校中教会每一个孩子用批判性思维去看待一切宗教和意识形态理念。对于一个世俗国家这并不是艰难的任务,义务教育体系足够强大,基本的比较宗教学知识,简单的概念分析和批判性提问教学,取消所有政治教条课程,可避免绝大多数学生轻易执着于武断的教义。如果完全缺乏此种教育,或故意避免此种教育,只用另一种更无说服力的意识形态口号替代,结果只是国产唯物论来对抗宗教独断论,最大的效果只是自我陶醉。

2.垄断

  • 现实中清真产业扩张超出自身竞争力,反对者认为被强制缴纳宗教税。但问题并不在清真认定本身,额外的标准增加额外的成本,清真产业绝大多数为食品,几乎所有都处于完全竞争状态中,市场不会允许任何超额利润存在。

  • 市场竞争被扭曲,只因为特殊政策扶持和财政补贴,打破这一政商利益链最简单的办法,是对政府施政和财政资金使用进行有效监督约束。任何破坏市场的行为,如无正当理由不被允许。财政约束是正常社会正常的政治规则,如果这一规则从未建立,我们该关心的不应是清真,因为若无约束,在所有政策寻租和资金滥用中,清真绝占不到百分之一。

3.隔离

  • 清真造就一种事实隔离,某些已被作为传统接受,如清真餐厅可规定不许食用非清真食物。某些冒犯普通人的感情,甚至损害社会共同价值观,比如清真专座,清真饮水器,学校餐厅不许非穆斯林进入。

  • 可被接受的传统和不能被忍受的冒犯,界限何在,没人能武断判定,既不能以宗教教条辩护,也不能用人数多寡论定。且实施主体可为私人,可为商业机构,可为政府部门公立组织,如何裁定,如何保护权益,如何处罚越界,无法以既定的行政规章约束。在一个主体多样,变动不居的现代社会,唯一的权威只能是独立的司法机构。如美国布朗诉托皮卡教育局案,最高法院推翻“隔离但平等”的先例, 雪莱诉克雷默案,最高法院判禁止出售社区房屋给黑人的合同违宪,法律被独立审慎运用来甄别社会中不可避免的冲突和隔阂。如果是一个没有宪法的社会,接受民宗委的调停可能是最好的出路。

4.泛化

  • 因商业利益和政治追求,原本简单的宗教教义会被扩充至本不包含的事物,清真盐,清真水,清真纸,以至证件不清真,工作不清真,人不清真。

  • 行政命令可以规定清真的界限,显然,这并不足以说服持有异议者。教义的执行从来不会仅仅按照字面意思,但当教义的阐释被限定时,教义会不断趋向最严格的理解,这并不仅是人们极端化,而是只能有一个解释时,选择最严格从而可以包含所有其他解释的选项,是最安全合理的做法。并且,正因为官方掌控的宗教机构是唯一被认定的权威,其自身就会倾向严格的解释以扩大权限。应对之道,不是用作为政府“下属”单位的伊斯兰协会不断去争夺解释权,而是解散任何官方宗教机构,将教义阐释权重新交回民间。社会会自发形成多个中心各自阐释,根据其自身所处环境和面临受众,形成种种严格程度完全不同的教义解释,国家只需以独立司法机构调节其适用范围。此时可保证社会的多元和宗教内部的多元,若仍要保持政治对宗教的指导,那你又如何反对这个仅仅是被指导的宗教。

5.不法

  • 清真相关群体的半黑社会化新闻常常出现,让人们误以为信伊斯兰就会桀骜不驯,但任一对专政手段稍有耳闻的人,都应该明白,没有任何群众能在暴力机器面前继续不法。内地出现拒缴房租,打砸店铺,甚至围攻基层执法机构,原因只有一个,警权使用更多不是维护法律尊严,保护普通民众,而是维系“社会稳定”。专政力量使用有其成本,处理麻烦但不妨碍大局的纠纷,往往只让民众自行解决,这绝不限于清真事宜。

  • 仅以社会本地治安考虑,警察职责工作,应主要由当地政府规定问责,甚至警察队伍由当地自行组建供养,这依赖于具深厚传统的地方政府分权制度,仅美国等极少数国家具此类经验。如中央集权式的法国,警察力量对特定移民社区同样力不从心。若人民民主的我国,在专政力量可将上千万人有效管制的同时,内地某做小生意的群众,依然会被敲诈威胁警察不闻不问。

6.认同

  • 清真问题的最终指向,是国家认同和文化认同,人们难以容忍一个异己集团的存在,更难以忍受他们似乎是自给自足,并对你保持必要的冷漠。除了情感对峙,从历史中学到的生存经验,让我们敏锐觉察出现实危险。历史传承的歧义,情感界限分明,所有事务中身不由己的裹挟,预示一种未来的可能,所有人不愿见到却无法避免的可能。

  • 冲突会出现,基于两种错误的判断。一历史的记忆被有意歪曲,受害者的抗争甚至在心中被记忆到今天。历史进程以诗化方式理解,残酷被无意忘却,力量的局限被认作偶然。二现实的表述只存在对立之中,无法从自我之外寻得共同拥有的期望以作认同的根基。对帝国统治下的族群,这几乎是无法摆脱的宿命,逃避命运的唯一可能,是忘记对抗命运的使命,放弃求得对方认同,甚至放弃自我认同,因为凝聚意味着对立,意味着用反对他来团结我。历史需被澄清,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寻找和谈论,寻找真相不会被禁止,历史资料不会被收缴禁毁,表达和出版不被设立政治禁区。现实应被理解,需要所有观念无障碍的传播,也需要利益和价值观念共同体自由生成组合,在杂乱的自由理解中,人群才会分化和交融,在不同位面共同参与这个复杂的世界。如果只有不能质疑更改的历史简明结论,只有故意划分便于统治不许混乱的的群体界限。你的反对只能强化仇恨,让对方意志更为统一,决心愈加坚定。言论的自由和结社的自由并不一定能在诸种对立中建成共同价值体系,但可形成基于个体交往交易的正常社会,若非如此,人们能预测的结局,只是接受那个谁都不信的教科书结论,然后等待危险降临。

反对清真是一件有意义的工作,意义不在你的反对和反对的事物,而是反对中你发现自己是什么,期望自己是什么。反对有很多种方式,在大多数情形下,当你反对成功,你仍然不知自己会成为什么。

我给出的是最有效的反对方式,同时也是最不可能实行的反对方式,这是一种最极端的反对方式,它最先指向的是你自己,我们必须反对,那么采用极端的方式会更有益,因为温和是骂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