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回族对猪特殊禁忌的讨论

by 齐谐

本文是与@卢西亚 的讨论整理

伊斯兰禁食猪肉,但与自死物、血一样只是饮食禁忌。如阿拉伯人除相关制品避免使用外,对猪本身及其形象和符号并无特殊忌讳。回族对猪的禁忌则远远超过宗教上的饮食要求,对其本身和相关物包括名称、象征等有一种普遍的排斥、厌恶和负面情感意味。

对此差异一般有两种解释:

1.宏观上回族与汉族杂居,通常回族与汉族有较频繁接触,日常生活中尤其童年时往往因汉族用猪开玩笑甚至侮辱,导致一种固化的对抗性心理反应。

2.回族和汉族习俗种族过于相似,对缺乏教理知识的普通信众,不吃猪肉是最容易理解和最明显区分的群体界限,出于潜意识自我认知的需要被特殊强调。

以上论断广为流传且常用于族群间的相互攻击,但难以解释以下现实:

1.回族虽然大范围杂居,但在具体地域中都是聚居,且就一般而言,东部回族并没有因更多与汉族接触而比西部回族对猪的忌讳更深,相反却可能对各种禁忌更为淡漠。而在大规模聚居的西北,很多回族实际上小时并未接触过汉族,更没听过此种玩笑。当代城市中尤其是体制内长大的回族确实可能会有此种玩笑的体验和记忆,但这远不能解释普遍弥漫历时长久的族群忌讳。

2.回汉习俗相似只是汉族的误解,就回族自己的认知来说,回汉有很多明显区分,不吃猪肉并不是特殊的一条,无需特别强调来划分界限。

但,一种被继承而来的食物禁忌,逐渐演化为一种对邪物的厌恶,应有其内在的推动力。

猜测可能的原因:

1.在中国,猪肉是一种容易获得并且相对廉价高效的动物蛋白,在肉类甚至食物长期匮乏的环境中,放弃这种对生理甚至生存有益的食物需要付出更多的相对成本。此时,仅靠一般意义的传统不足以严格维持这种禁忌,必须特殊强调,并赋予强大且额外的厌恶才能保持平衡。

2.伊斯兰的饮食禁忌继承自中东原本就存在的习俗,阿拉伯人无论是否信奉伊斯兰,日常生活本就有这种默认规范,不食猪肉是自然而然之事无需特殊强调。与之相反,回族形成的历史是不断同化融入非穆斯林历时数百年的过程,这也意味着教义必须时刻回答为何禁食猪肉。对本来默认吃猪肉是自然而然之事的新入教者来说,要禁止这种本来有诱惑力和实际益处的习惯,对其添加额外的厌恶和负面因素,成为解经时的一种自然引申和选择,进而成为民族集体的心理机制。

因此,不处在农耕生产范围,也未经历此种历史进程的其他伊斯兰民族,并未形成类似的特殊禁忌。而回族历史上已形成的特定反应,仍然继承下来并被不断强调,即便今日这种特殊已失去必要性。

禁忌,作为重要的规范性传统,是集体继承而来,且是特定社会运转的基础,这种特殊性质的传统无法以现实的利益计算决定取舍,也不能用单纯的理性判断对错。此时,我们面临两难,如果一概接受毫无质疑思索,在形势变化处境有异时,原本维系正常运转的传承却可能成为障碍,我们既不知其何以有,更难明之何以变,陷于蒙昧却难自知。反之,如果仅因无法从表面看出坚持传统规范的理由,因此认为可以任意抛弃更改,或,因不愿更改而在传统上攀附绑定本来无关的外在标志和利益,则,我们或者抛弃本不能抛弃的,或者固执于根本无足轻重的,忘掉真正的价值,流于浅薄理性主义。

在这个一切已在迅速变化的世界,任何传统都不得不重新接受考验。无论自己的还是他人的,避免直接给于论断的诱惑,是正当的面对传统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