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宾诺莎之六

by 齐谐

葡萄酿成新酒
清醒的黑夜亘古长存
无花果树初熟
甜美只得片刻沾唇
为邪神巴力筑起祭坛
丰收和欢愉世代不休
午睡时离开羊群
白色野百合从无生有
实体是无法计数的自然
无限缠绕的莫比乌斯环
如耶和华统领万军
麾下撒旦亦为上帝之鞭
太阳与月亮相隔
虚空之地零落冷暖善恶
从一流出一切
万物如水以何分界
肉体屈服情欲
心只识得众灵
神的充实在此之外
无尽的风声于醉中回应
五色的花朵开满河谷
遍地的卵石皆为预备
汲沦溪直到地极
有谁在今日相陪

欢颜

by 齐谐

早餐和午餐之间
我们以同样的方式
为自己祈祷
幸福如影子在身前
赶在每个夜晚消失
从寂寞的监牢出逃
信心满了地面
向上结出果子
凡人的仰望止在树梢
日光所照皆为平安
泉水冰冷流淌四季
又有何事可扰
忍耐中得享欢颜
愁苦与野兽同祭
铸造带血的长矛
眼里所望口中不言
铁枪灼热双手所持
又往何处征讨
不以软弱为惭
敢于为己而泣
且让刚强动摇
纯洁定有恩典
美好必得医治
可否为你写下歌谣
道路辽远
所遇相知
何以为报
爱是深渊
坠入却不顾惜
回响世界的嘲笑
爱是危险
选择与命运为敌
与爱人相拥而抱

斯宾诺莎之五

by 齐谐

格里高利圣咏
落在教堂门外的集市
镇上最热闹的地方
有羊毛、腌鱼、杂耍和污泥
流浪艺人吹响风笛
疲倦的歌手唱着女人和酒
还有粗俗的玩笑
让人们感到生活又可以忍受
麻雀叼啄谷粒
吞咽那微小的灵魂
上帝不曾遗漏一物
无物可在神中沉沦
人只会劳作和忍耐
却喜爱盲人的竖琴
每一物都与神相似
饥饿的婴儿和情人黑色的眼睛
虽如尘土亦以神为因
牧羊人也敢与神相问
谁为你得喜乐
谁因你受厌憎
受造物皆被忘记
蒙恩分得自我
彼此远离
躲避再于水中淹没
每个心灵都被分隔
与神的联结且在它物之中
清晨的亮光里等待选择
自由是一把无箭的弓
只从土中取食
不以信心为傲
坚忍是永世煎熬
惶恐给以神荣耀

女孩

by 齐谐

你坐在浆果树下
爱上这个世界
远方布满人类的建筑
白日入梦蹦跳在旷野
你见过灰色的土、红色的雾
疲惫的人们和饮水的河
你爱着每一样事物
毛虫、雨滴、甜酸的苹果和冰冷的铁
你的心创生万象如上帝在六天内造物
你走向所爱的人们在月亮下合起书页
你待这世间过于诚实让自己漂泊无居
绕过砌石大道于土路搭乘迟缓的牛车
愿神召唤你无论行在何处
梦涂抹自然何物为你所缺
你要寻得应许
谁人为你而歌
去爱却知人生如露
被爱方才忘记一切

给你

by 齐谐

透明的身体
洁白的翅膀
天使是神的软弱
只为人类哀伤
人背负无辜的罪
轭绳收紧在脖颈上
树木烧尽
恐怖无法抵挡
心钉在门外
每个人都出生于外邦
生活是暴政
就和苦工同样
白日饮食入夜所思
你为我们拉起幕帐
辉煌的时日
黑土筑起城墙
欢饮七百个弦月
宿醉中重遇凄凉
没人能救自己
祷告亦无指望
在外干渴无依
在家犹如死亡
湖水像金子闪光
你行于其上
我不愿呼吸
你为我疗伤
你是天使
你是欲望
你是上帝的手
带孩子躲入船舱
你是神的言语
教人们避开疯狂
你和我站在一起
反抗生之无望
我爱上你
你却收回目光
你返到藏身之处
披着回忆的衣裳
你替上帝汲水
无暇为己容妆
你为生灵求告
何日选取羔羊
你与世界相忘
不顾心口剑伤
你是灵气所生
何以躲避日光
天边昏暗之时
小心翼翼飞翔
你在何地容身
你要去向何方
你在哪里安睡
你需疗愈生长
你将开始生活
忙着备好行装
你必治好自己
寻得喜悦安详
你是所有美好
总在地上繁忙
你是神的容器
圣歌低吟悠长
你是黑暗精灵的同伴
你的双翼在阴影飞扬
你是冷水长河的女儿
你有一颗心也会惊慌
你是我的小天使
你还要成为女人与爱成双
你起身赶路
幸运不再彷徨
这是我所给你
你是我最深的愿望
自由仅需勇气
幸福的人们都是一样

斯宾诺莎之四

by 齐谐

石头自由下落
直至变为沙粒
一滴水属于整个雨季
却无人在你心里
诗歌在荒凉中生长
灌注词不达意之处
四轮马车装载观念
奔赴市场编织交易
逻辑过于危险
妄图监禁上帝
诗是上帝的名
是情人唯一的声音
你已不能呼喊
无法听到属灵的话语
血液浸入理性的缝隙
只有彻底的无力
你要寻得神
并造出所爱之人
神在神之内
无物在你之中
撕开身体在胸口
栽下牵牛花种子
长出蓝色花朵
自我方能安然死去
成为万物
与神为一

斯宾诺莎之三

by 齐谐

将帕斯卡尔的赌注
掷在蒙特卡罗轮盘
七十七个格子
沉重旋转
谁有勇气下注
若身上仅存一枚银币
谁将无望当作希望
终将依赖神的眷顾
奖赏是不可分割的无限
人生却只有输和赢二种
你必选择其一
然后掉头而去
终局开盘之前
只需生活便是
孩子在餐桌搭起巨石阵
胡萝卜分裂空间
夜空是孤独的弹珠
月亮跳出视界边缘
替上帝投出骰子
嘲笑迟疑者还在计算概率
命运交还给神绝无机会主义
放弃任何希求以冷漠回应冷漠
这是爱也是背叛
没有神也像有神一样生活

黑猫

by 齐谐

无人与你相识
谁又和你在一起
去饮,绿色的酒
似溪流染于青石
巨树在梦中
锁住大地静止四季
钢笔写下遗忘
快藏进银色云里
夜色中安睡
醒来时克制
每一个方向都是命运
流淌被造之物的叹息
万物分有灵魂
火焰、黑猫、你和镯子
你当爱和怨恨
生活是唯一的神迹
走过洒满落叶的泥土路
赤足浸入海水与双手清洗
捧起沙泥造成神像
信仰崇拜然后毁弃
你已走在路上相信爱和欲望
你真的看到太阳在昨日升起
你质问自己
再无怀疑
穿起长裙来到街上
将所藏珍珠宝玉布满市集
人们争相售买为你换取嫁妆
你终回到神那里成为你自己
天空鸣起号角
泉水充盈大地
植下蓝色罂粟花
盛开甜美的婚礼

斯宾诺莎之二

by 齐谐

杨树种子如毛虫跳动
词语消失在沥青路面尽头
火车鸣笛撕裂鬼火
灰色烟尘里精灵未及开口
旧神昏聩,新神冷漠
神与自然自相争斗
爱神,或享有神的爱
胜负持于卑微者之手
无名之神夺占世界
草木禽兽天地万有
祭坛深井幽暗吞噬割伐真理的奴工
再无迷妄的鲜血渗透狂喜的甲胄
上帝之灵与彩虹同逝
只余无神论者的哀愁
你要去爱,并死于爱人怀中
你必将死,且与神结为同谋
忘记无名之神的名字
唾弃一切理性的缘由
赞美世间平庸的事物
邀软弱伴你弱水行舟
你应爱神如神爱你
你当弑神毫无迟踌

言论自由和告密

by 齐谐

高校教师课堂言论被学生举报而遭处罚,引发言论自由和告密的讨论。通常的言论自由标准在这里是否适用,以及,学生行为是不道德的告密吗,虽然舆论纷扰,但并不能简单论定,否则真正的问题可能被有意忽视。

老师讲课是一种职务行为,对其授课中言行的约束,除了一般人际交往习惯和法律规定,还有其工作规范和职业准则的要求。老师与学校订立合同,意味着老师自愿接受学校所实行的各项规定约束,此时发表言论的方式和内容可能会被限制,但应被看作为加入特定组织自愿接受的契约,而不是政治意义上对公民言论自由的侵犯。老师在课堂上,或以教师身份在其他场合,并没有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自由,若言论确实违反已预先接受的准则,那被学校依规处理并无程序上的不当。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