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意愿与生育成本收益

by 齐谐

人类决策行为都可看作是个人的成本收益分析,在真实世界中,对具体的不同行为选择能够进行理性计算,则意味着一些前置条件已被明确,即便计算结果在形式上只表现为遵循传统惯例。当前置条件变化时,行为习惯往往会急剧改变。

理性该如何计算,受以下条件约束。

Read More

最后一首情诗

by 齐谐

人生于尘土
甲虫出于朽木
天空孕育精灵
海浪托起巨怪
深渊滋养烈火
黑暗冷却虚无
我斥责人类
我将被放逐
我亵渎神
神沉默不语
我背弃世界
世界运转如新
人间是铁制的玩偶
每日涂抹膏油
人们完整无缺
我已瞎了双目
万灵生成毁灭
时间刻印可能与不可能
众神掌控一切
我索求这全部
我为诸神流血
众神赠我所有
我轮回万年
遍游七个大陆
我耗尽神的赠礼
其中却无希冀之物
我将赴死不再恐惧
喜悦又居于何处
谁拔剑冲锋
必死于战阵之中
谁厌恶谎言
必困于孤独离苦
谁投身爱欲
必为所爱者猎捕
宇宙是虚妄所生
希望被众神禁锢
我重与神立约
众神毁去封印
我渴望你
神送你予我
我回到人群
穿过河流重建居所
洒下麦种
与你生活
你刚开口
我追寻你的话语
你看那果园
围绕你和我
你医治我
我就痊愈
我赞美你
你便回眸
愿与你结为盾
愿为你再铸剑
斩开命运
一起行走于迷雾

新疆汉族何以失声

by 齐谐

言说是一种权力,对不同的群体来说,谁能说话和听众多少都取决于彼此政治力量的争竞。不同人的意见,须经其所属群体隐形或实在的政治程序的筛选重构,才成为体现这一群体感受、主张和利益的语言。这一过程在不同的阶层、民族、信众等群体内部都是一样。

在新疆,维吾尔人是被赋予法定政治权力的民族,汉族则被认为掌握着实际的政治运行。不奇怪的是,除了积极分子代表民族的表忠心之外,无论维汉都没有表达本民族意义上立场和观念的权利。奇怪的是,现实参与权力行使的新疆汉族人,是一个远比被限制更多的维吾尔更加沉默的人群。无论是官方的舆论宣讲,还是民间自发的表达,以及国内国际的关注,都是不被看到的群体,以至于在暴恐过后的展现中,同样隐身和失声。

Read More

社会主义的清真

by 齐谐

中国的民族宗教政策总是处在一种罗生门式的叙说之中,特定的民族宗教身份被很多人当作是享有特权,同时被另一些人认为是压迫。合乎情理的解释并不是人们出于立场和价值标准不同误解和夸大了同一个事实,而是对立的现实同时存在。

如果仔细辨别,界限并不仅仅在于单一的民族或宗教身份。同样是伊斯兰教,宁夏等地回族穆斯林曾享有着广泛的信仰自由,甚至在宗教习俗和世俗法律抵触的某些地方,也往往能通融处理。同时期新疆维吾尔人宗教生活则早已受诸多行政命令规制。

Read More

斯宾诺莎之一

by 齐谐

光,撞击尘粒
扰动墙角蛛网
飞虫隐入黑暗
沿着命运的轨迹
海浪颠覆宁静
回赠以极目苍茫
自由不为所动
欲望困于斗兽场
世界冷酷的演算
展开所有必然的公理
心灵打磨如玻璃
上帝折射于其中消亡
咒语浸染于火漆
透镜已凝固时间
凡人沉默地等待
耐心是有用的技艺
生活终将上演
在那永恒的一瞬

赌注

by 齐谐

爱是酒,让快意者心怡,不为痛苦者解忧。
爱是蜜,诱饱食者品尝,不为乏食者充饥。
爱是篝火,我们靠近,卸下彼此的重负。
爱是夜空,共同凝视,唤起心中的好奇。
爱是巧合,无所想时看到。
爱是命运,永无可能逃避。
爱是左轮枪里的赌注,赢得只需勇气。
爱是上帝带来的礼物,幸运无关努力。
你追求爱,只是疲于奔跑,在终点前耗尽。
你等待爱,仅能安于营寨,避免危险侵袭。
爱是路,要行于路上,然后遇见同路之人。
爱不是毒品,愈加成瘾,要摒弃幻觉才会心动
爱不是麻醉,沉溺之时,更能感受痛苦的针刺。
爱无法得到,只有相遇唯一。
爱在神那里,旅途无法停止。
爱不是理想,爱是一个人。
只有渴望才能引来渴望。
只有一个人,才能满足另一个人。
人无法被爱,爱注定是射出的箭。
人可以爱,爱着无法得到的爱人。

如何做好新疆宣传工作之理论篇

by 齐谐

宣传的主要技巧是裁剪信息,很多批评者认为对信息的控制造成信息源的单一和信息匮乏,以及对信息的故意扭曲会让宣传对象产生被导向的认知偏差。

这种批评完全忽视了人的主动认知能力,似乎认为宣传或洗脑真的有效。那么为了更重要的甚或更崇高的政治目的,采用宣传手段高效率的改变群体认知和立场,成了一种可以功利主义衡量可取的政策选项。为了现代化,可以批判矫正宗教和一切传统价值,为了和平,可以规定只能进行团结的宣讲。

Read More

关于回族对猪特殊禁忌的讨论

by 齐谐

本文是与@卢西亚 的讨论整理

伊斯兰禁食猪肉,但与自死物、血一样只是饮食禁忌。如阿拉伯人除相关制品避免使用外,对猪本身及其形象和符号并无特殊忌讳。回族对猪的禁忌则远远超过宗教上的饮食要求,对其本身和相关物包括名称、象征等有一种普遍的排斥、厌恶和负面情感意味。

Read More

一种正确且极端的反对清真的方式

by 齐谐

贴大字报的年代过去后,中国人民不再公开讨论政治,除去一次风波,群体情绪在公共空间只出现在娱乐话题。

群体的自我认同并不是因为他们主张一致,而是他们的关注相似,赢得金牌举国欢庆,小组出局痛骂足球,说春晚拍的接地气还是拍马屁,坚决拥护先锋队还是彻底仇视,情绪表达远比观点异同重要,说明人们共同执着于这个群体标记。这正是公共议题最重要作用,人们彼此争辩中才能发现自己的身份,并与漠不关心的局外人区分开来。

Read More

如何纪念不能纪念的事物

by 齐谐

历史会被忘记,但从不会消失。埃里克探寻“没有历史的人们”的历史,“原始人”、底层民众、被征服的人们,他们不在历史学家的笔中,却仍然是创造历史的主体。甚至被融合、同化、消失的族群,记忆会超出承载它的肉体,侵入征服者和胜利者鲜活的生活中。

历史的动力不是统治者当下的意图,而是每个人的所作所为。历史以不同的方式决定现在和未来,只取决于我们如何选取、澄清和记忆它。

Read More